幻想廃人

Stargazer.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EDI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comments(-) | TOP↑

≫ EDIT

老梗

自以为很有趣可是已经被别人写过一百万遍了呀










墨尘音挡下飞到自己面前的石头,再挥袖子挡下从左边袭来的那一块,但额头还是被砸中了,留下鲜红的印记。他踉跄着捡起脚边的石块回击过去,对面的几个人轻易闪开了,中指拉着眼皮,舌头吐出有一寸长:“墨菊精~烂尾巴~吃人不吐骨头渣~男体女身鬼也怕~~”
“……你们这些混蛋!!人渣!!&¥#@#**!”墨尘音骂出了自己还能记起来的所有脏话,可对方人多势众,难听的哄笑声铺天盖地而来……他只好死命捂住耳朵,一步步向后退去,他觉得眼眶发热鼻子发酸,可那一点点自尊还在命令着自己不可在他们面前这样丢脸——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被整个人拎起来了。
直到现在墨尘音才想明白初见面时赭杉军为何会给自己留下“脸很长”这样的奇怪印象;从那时起就挺拔英气的眉峰占了一半功劳,另一半分给瓜子脸,而当时的赭杉军,确实也不似后来千余年的面颊粉嫩,还带着几分婴儿肥。只见他拎起墨尘音的衣领,另一只手无所谓地将石块飞速抛掷过去,打得那些顽劣的道生哭爹喊娘,连回手的功夫都没有就一哄而散了。
于是儿童墨尘音就扯着少年赭杉军还初具水袖雏形的水袖,擦完眼睛里的水后再擤鼻涕。“这没什么,”被扯着袖子的人毫不在意地说,“大不了再欺负回去;这位师弟我看你骨骼精奇,头顶一道灵气喷出,将来修得至法窥得仙道,挥挥手就把那群小子统统拖出去爆……”
“………………啊?”
“……统统拖出去暴打一顿。”
“……我看你刚才根本就是想说爆菊吧!是这样的吧!既然知道影响不好先就不要这么说啊!”

两人在落日下的相逢充满了不确定感,这种不确定感又在下一秒被另一种突兀打断。墨尘音抬起头来想叹口气[他的委屈全部被吐槽役的自觉给冲走了],漫天金亮的晚霞整个跳入眼帘。夕阳下红发少年腰身挺直,光与暗在他背上流淌,他领着自己一步步走入封云山的影子中去……多少年后墨尘音回想起那个人,他的执着与痛苦,绝望与决意,他挥出的剑气,沉静的神情,笔直前行,永不回头,像碎片一般镶嵌在墨尘音的脑海里,时时浮现,无比清晰。


第二天中午墨尘音又遇到了赭杉军;那时他正以昨天那群小子做假想敌练剑,练得浑身大汗,正找了块树荫躲着休息,刚躺下就听见赭杉军从远处传来的招呼声,脸上是标准的路人神情:“墨师弟好啊,吃饭了吗?”
“还没呢。”
赭杉军就把手里的馒头掰了一半给他。墨一边嚼着一边问:“厨房里还有啥剩吗……你怎么不吃?”
“哦,我等会还要分苍一半,你先吃吧。”说着赭杉军又掰了四分之一下来。
“……他吃这点够了?”
“他今早上喝了碗糖水,不碍事的。”
“………………苍现在在哪里?”
于是他们在弦部一间暗无天日的房间里找到了苍。年轻的苍裹在宽大的道袍里,锁骨从领口露出来,皮肤白皙到近透明,他看着他们,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个虚无缥缈的笑容……然后就倒了下去。


墨夹起一把萝卜丝,“到底在想什么,你们脑袋里晃荡的就是糖水吗,辟谷也没有这么激进的练法吧!”
苍赭两人连回应的功夫都没有,两个人端着碗哗哗哗地往嘴里送饭,时不时停下来喝口水。宗主带着慈祥的微笑地看着他俩:“你们要感谢小墨啊,没有他你们肯定会在哪天暴尸荒野的……小墨,谢谢你啊!”
“……不要用这么和蔼的语气说这种事啊!我说你的大弟子们死光了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吗!谁都好快赐我一个常识人来这门派吧!”


TB没有C



| 菊一文字 | 2009-02-24 | comments:0 | TOP↑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PREV | PAGE-SELECT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