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廃人

Stargazer.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EDI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comments(-) | TOP↑

≫ EDIT

[墨赭]遠野幻想物語

纱布文,1500—党
居然还有伪H我脑袋到底是被什么东西糊住了




天地皆是一片雪白。
亮到让人得雪盲症的白色,平静得让人失聪的四周,唯一能传达到的感觉只是渗入骨子里的冰寒,体温持续下降,感知持续麻痹,过不了多久手脚皆会损毁。
可最大的威胁其实来自于自身;绝望得像覆盖天穹的苍白一般吞噬万物,绝望得像脚下所踩的所在一样死气沉沉,这片白不过是体内内容的流出物,自己也终将在其缠绕中停止机能,无法呼吸——
直到这平静被某种声音整个打破了。



赭杉军猛地睁开眼睛,寒冷从体内瞬间褪尽的感觉使他全身汗出如浆,咸水顺着睫毛滑进眼里。一夜大雪后天已经蒙蒙亮了,洞外依旧很冷,黯淡的天光夹着冰雪的碎屑从混沌岩池顶照临,在他目之所及之处划出一块不规则的光斑。
他身侧的人此时也转醒过来:“赭杉你怎么了?又做恶梦了?”
赭杉军深吸口气转过头去,等着寒风吹干额上的汗珠。直到自己一只手被对方握住了,他才别过脸面对那墨蓝眼睛里的关切神情。
“……不。只是听到了鸟叫声。”
“鸟叫?”墨尘音带着笑意重复道,“下了这么大一场雪,混沌岩池外哪来的鸟呢。”
“可是确实听到了。像是……枭的叫声。”赭杉军仔细回想道。并不是吉利的鸟,可确实是那声鸣叫将他从梦魇中拖出,回到现实中这个人的怀抱里——刚说完他就发觉自己的手又被握紧了些,随后墨尘音似乎也陷入了什么久远前的回忆里去,嘴角绽出一缕微笑。
“枭鸣吗……赭杉。”
“……好友?”
“当年刚进玄宗的时候,什么都不行。身体坏得根本没法练武,吃了整整三年的药,天天做噩梦,梦到当年我吃完家里最后一粒米,抱弟弟出来逃难,走了不知多少天,终于遇上胜师叔,再一低头,看见我弟弟的脸上已经爬满蛆了。”
“………………”
“梦醒了我就哭,哭完了怎么也睡不着。那时候大夏天,你也十来岁吧,倒是蛮有主意的,抱我到半山腰一个夜风很大的地方,然后吹笛子给我听。”
“很奇怪,一听到那笛声我脑海一下就被清空了,就感觉到那种在封云山满山青翠里穿行的清凉的风,在夜色里伴着某种鸟一声一声的鸣叫吹过来,浑身的燥热都消散了,迷迷糊糊想着听过的故事中的那些仙子啊精怪啊是不是正在树海里遨游嬉戏……再迷迷糊糊就陷入无梦的好眠。”
“醒来后我问你吹的是什么曲子,你想了半天,说名字叫‘木叶枭’。”墨尘音轻声说着,将怀里人消瘦的身躯拉得更近一些,往对方颈窝里吹着气,全然不管赭杉军脸上立时涨满的红晕;那大概只是自己某段时间不停练习的异国笛曲之一而已,没想到这么久了有人还记得。
唤起记忆碎片的曲子,凉风吹拂木叶沙沙作响,仲夏夜枝叶间闪动的荧绿大眼……自己无数次这样听着笛声和枭的鸣叫,在他身边沉沉睡去。
只要他还在身边……


墨尘音已经不自觉伸出手扯上对方的腰带,这动作带动被褥,赭杉军后颈暴露在清晨冰冷的空气中,不禁缩了一下。下一秒整个人都被搂住了,墨尘音的手攀附在他肩头,咬开半敞着的里衣,唇舌在颈窝和胸前滑动流连。
上方传来赭杉军带着情欲的吐息:“尘音……现在?”
“……嗯,再一次就好。”手已经下滑到腰间。



洞外,冬天的微弱的日光照在新雪上,反射出一层薄而细碎的亮光。


| 菊一文字 | 2009-07-09 | comments:0 | TOP↑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PREV | PAGE-SELECT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